您的位置:游久网魔兽争霸3 >> 魔兽杂谈 >> 歌之守护者>>《歌之守护者》和歌走过的四年时光

《歌之守护者》和歌走过的四年时光

作者:凤凰于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3

  和歌一起走过的日子

  和歌一起走过了整整四年的光阴。四年来,我随着歌的欢喜而欢喜,随着歌的忧愁而忧愁。我也从最开始胡乱打闹到慢慢走向可以较熟练使用大部分英雄歌迷。这个锻炼的过程,就用掉了两年的时光。两年来,是每天没日没夜的歌之守护。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是什么力量让我如此的痴迷。我想应该是我深爱着歌的力量吧!

  虽然在这两年里,我荒废了自己的的事业,无规律的作息让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处于亚健康的边缘。可是,可是我却从歌中获得了快乐和成功的感觉,也不断结识了许多来自天南地北的朋友。

  与歌一起,让我忘掉了许多现实生活烦恼,我就这样生活在歌给我制造的幸福中。直到我不得不去面对现实的那一天……

  尽管现在很少有时间玩歌,曾经一起疯狂过的好友也因工作和生活而各自分飞。但每次只要一回想起当时的种种疯狂,还是不禁乐上心头。

  亲爱的橡皮在最后一次更新歌时,在游戏通关后的界面里留下了那么一段话;“……亲爱的玩家,再见!”最后这一句是多么让人伤感和无可奈何,刺痛心扉。

  是呀,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再美好的东西终会有曲终人散的一天。我不希望这天就这么快的到来,于是我用自欺欺人的方法拒绝玩2.8版本的歌。我一直很天真的认为,只要我不玩2.8,歌之守护在我心里就永远没有更新永远没有终结!直到现在我还是只玩2.7。我只停留在2.7止步不前,也许某一天,我习惯了,我会开始试着接受2.8。

  我的记忆力不算好,一个简单的英文单词背半天也记不下来。但是在歌里一起玩过一起走过的朋友,点点滴滴都历历在目,有时我还真佩服自己的这种不勿正道的记忆力,事隔那么多年的事情,却还记得清清楚楚。

  trunksxixi

  是歌之守护里第一个加我为好友的朋友,也是第一次带我享受到通关的快感。虽然只和他玩过一局,却让人永远难忘。

  可爱的元元

  在专区相识,那天两人一共玩了三局,只可惜三局都躺在了38和39……

  h____y(好像是这个名字吧-_-!)

  野战中遇到最搞笑的一人。当时他的视力强到让人哭笑不得,雨之泪就在他的屁股后面,竟然视而不见。

  暗夜

  也是在野战中相遇。第一次见到这名字就觉得和他随到的英雄守望好相配好相配……

  聆风--小鸡快跑

  第一次也是野战,当时他随到先知,我小黑。记得那次人超多,围着书店抢书的人简直就和持枪抢劫银行没啥两样。我的小黑半天也只能召唤出满地乱爬的小雷公。于是小鸡说让大家把书留给小黑。只可惜当时的情况比菜市场还要糟糕,于是乎……

  ELLIOTT、奔跑无心、soar yang

  某天我们四人一起玩了好几局。最后互相加了QQ。可惜到后面都没怎么在一起玩过。前阵子我在ELLIOTT的QQ空间里留了言,竟然被他无情的删掉了!!!!

  悠闲地带

  非常随和的人。他QQ名字是由几个普通符号组成的一个微笑的笑脸。每次看到这笑脸,就算只是静静的看着,都能给人一种详和与温馨。

  AT

  记不起和一次和AT玩都用了哪些英雄了。最遗憾的是和AT共在一城市里却没有去看他,后来我走了,AT也走了,现在想见一面都很难。

  负责疯了

  不记清是怎么个第一次相遇了。但有次玩游戏却记得非常清楚。当时大家一起搞恶,把名字全改成“负责疯了”。结果那局全都成了疯子,完全分不清谁是谁。我还不断搞恶…… 之后一局负责疯了就把名字改成“负责真疯了”……

  QWE

  记得和QWE两人做录像,他选老鹿我选先知,两人做了一天的录像都没有做成,QWE    的老鹿用得那个叫奔放啊~刷刷刷的几下,钱就到手了。我的先知用得都是糊里糊涂的。那几局里让我感到最意外的就是有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我先知没有强击光环下,用两牛三蜘蛛和一堆法师舞王杀死了带半神和小刀的废墟,那就简直就是个奇迹。

  风扇

  印象最深的就是歌之守护2.6正式版刚出来,风扇、我 、我爱何惕守(应该是这个名字吧~)马上就以最快速度给通关了。从地图发布到我们的录像做成,总共只有4个小时的间隔。

  不死鸟鸟

  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和不死鸟鸟扯上关系的。

  和鸟鸟聊了N次,从那杂乱无章的对话中我理不出一点关于他的信息。鸟鸟倒底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呢?算了,懒得理会那么多了,反正有事没事可以通下电话什么的。

  纯纯

  纯纯是个好女孩。记得在U9网上第一次和纯纯对话是那次正好U9网征集网页图标吧。纯纯参加了,正在论坛里拉票。我投了纯纯一票,但嘴上却说了些让人都莫名其妙的话。回想起来,自己当时还真是够神经够八卦的。

  后来有次在专区闲逛,发现一主,于是跑进去瞅瞅究竟。没想一进去,里面全是高手。哦~原来是约战呢。纯纯看到我,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打了一句话:“7楼不要踢,认识”呵呵,虽然就那一句话,但足以让我脸上大放光彩了。

  明明

  久不久会想起你。

  xuezhixi719(坏坏没人爱)

  和坏坏共有过两次野战记录,不过两次都是他因事而半途开溜。后来有次在论坛我对关灯开了个过火的玩笑,没想马上就被坏坏给痛骂了一顿。那次可真是铭记于心呀。好在当时关灯大人大量并没因我的话而生气,不然我真是百口莫辩了。也正是因为那次的经历,让我在之后处理任何事情时,想说的话将做的事都会先经过大脑思考一遍,然后才做出行动。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因祸得福呢!

  柳柳

  一切尽在不言中

  还真佩服你当当时那么大的精力在短时间内把我那个申请命名英雄的帖子独盖了11页的楼,还什么美其名曰你盖的楼是超级防震,100级不倒。 我狂晕,如果万一真塌了,我还真要和你拼命了呢^ 。^

  现在过得还好吧?!听你说现在每天都要坐在电脑面前打几万个字,背都坐砣了,手都打弯了。还真是够辛苦的,平时要多注意休息哟。

  BOBO(啵啵小子)

  柳柳的师傅,但怎么不见柳柳继承BOBO的奶霸之精华呢?第一次和BOBO玩时,可能是人太多了,虽然BOBO的大法一直不断拼命怕挤奶,但还是无奈两奶无法周济百口。那时我还因为找不到海潮之魂转职而生了BOBO的气。

  BOBO,真对不起。

  “兄弟三人行”Q群

  我唯一一个活动的群,当时我和AE、BT三人每天都是没日没夜的疯呀疯的,到后面觉得光靠打字来联系队友不够过隐,于是又开始下载UC,用语音聊天工具来配合,那个真是TMD爽呀!谁谁谁首发;谁谁谁猜拳吃书;谁谁谁快来995~~~   嘴巴一张,一切搞定。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三人没怎么疯了,又不知何时起才想到只顾着自己开心,把群里的同志们都无视掉了,于是开始在群里笼络人心。

  Plato(知了)是第一个闯入我们三人世界的人,有了第一个,慢慢的就开始有第二个第三个……小狼(小乔流水)、Violet、SENDOH(KB)、嘉记(家鸡)、小红花VS小黄瓜、落叶(叶子猪帅哥)、夜嘿嘿、种小麦的猴子(种玉米的小猴子)、99kr、许愿兔等等陆续相遇。于是群里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每天群里都有嘻戏打闹的笑声。时光流逝,慢慢的群里也开始冷清了。如今比较活跃的就只有BT、知了、和KB几人了。只是BT被各自守护给挖到他那群内,不过起码还活着。有时有空亲,我也会和知了、KB打局游戏,知了一般都随叫随到 ^.^ 细水长流呀!

  Plato(知了)

  真感谢你当年在北京开着四个轮子的小破车特意跑到中关村帮我买了两根一G的内存条和一个U盘。尽管那两根内存条和我的电脑不匹配,被我一直扔在箱子底部当古董收藏。

  小狼(小乔流水)

  我喜欢狼的聪明和豪爽。所以我一直认为小狼应该是个带有一点野性、霸气的人。没见过面,也就只能凭空想像喽~~

  A Ti

  对了,群里还有个人贱人恨的A Ti。这家伙把我欺骗了整整两年。前年我生日时他说买了个礼物要送我,结果没有寄。到了去年又是我生日,他还好意思说上回的礼物还没给我呢。这回会一起寄过来。于是我就天天等啊等啊,等到现在别说礼物,连个渣都没看到。

  唯我淋雨

  不是我最后才想到你,而是特意将你排在这个有转折性话题的位置。

  我以前也爱跑去淋雨,每次看到你的名字就会回想起以前在下雨天将自己痛痛快快的淋个通透。从直觉上说,我们应该是同一类型的吧。

  第一次和你玩歌,正好我和各自守护兔两人,看到你进来后就直接开始游戏了,应该当时我认识你,而你并不熟悉我俩。你随到了隐藏英雄选了蜘蛛,我随到了小强,不记得兔子那斯随到哪个垃圾英雄了。

  当时你开局,把书吃光,把钱用光,把怪杀光,升到了50级后,还对我们说:“不要升某某技能,和散射有冲突。”然后又玩了一会儿就突然对我们说“有个朋友来了,要先走了,下次我们再玩吧。”就拍拍屁股丢下我俩走人了。弄得我和兔子在右边树林白白等了半天,却落个人财两空。而你当时所说的“下次再玩”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兑现。

  各自守护兔

  我的兄弟啊。你可知道我是非常忌讳“兄弟”这个词?可我唯独和你以兄弟相称。我们一起成长,经历了快乐、开心、疯狂、争吵、谅解和扶持,我们最终将性格完美的磨合,将友情完美的融合了,现在我们的友情应该比一块石头还要坚韧吧?!

  想当年我以天时地利人和以及体积的绝对优势,再加上诱导和小手段压迫你玩歌之守护。你当时还十二分的不情愿,嘴巴嘟得可以挂个5升装的油瓶子。呵呵,你也别怪我,谁叫你之前也天天勾引我跟你去玩魔兽呢?让我一步就陷入了斧圈套,从此两人都无法自拔。

  后来玩游戏开始流行用中文名字时,发现你老是喜欢用“%%兔子%%”这名字,觉得很好奇,于是忍不住就问你为什么。你说你一同事用了“&&乌龟&&”,你就想到用“%%兔子%%”。我当时听了就是有那么一点不爽。你同事用“乌龟”你就用“兔子”,那我一直都用“凤凰”,乍就不见你弄个“青龙”“白虎”啥滴。真是胳膊肘往外拐。

  还记得你当时不喜欢上论坛。我好说歹说,还帮你注册了“各自守护”的帐号,并把论坛网页加入到你电脑的收藏来里,方便你可以进论坛看看。没想最后还是“杨白劳”一个。orz       没想后来你竟然也开始上论坛了,并自己又注册了“各自守护兔”的帐号。这还真让我感到意外和惊喜。

  如今我们对歌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你自己也建了一个群,还拉帮结派的,人气越来越高了。

  最近你一直都在想方设法找钱让我创业。无奈资金不到位,这事也就一直这么拖着。可我并没有告诉你我内心深处的想法。我并不向往那种用大量时间换来的金钱,将自已困箍在某一小空间里。金钱的诱惑对我并不起太大的作用。我很向往安定、平淡的生活。但很多事情总是事与愿违。我的家境,我的情况,你是最清楚的。面于这种状况,我早已习惯到不以为然。不是我不去争取一个好的结果,而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希望”在我的字典里早无踪影,剩下的只有绝望。就如“我爱下雨天”所说的:“黎明不再拥有希望”。我不敢去想像自己的未来,我真的很害怕。我一直用乐观笼罩着自己,可这面具再坚强也会有破碎的一天。所谓的“现在努力挣钱,将来子孙满堂、安享晚年。”那些都是屁话。我找不到自己的未来,找不到自己的幸福,我无去无从,我的动力双从何而得?我很迷惘。

  这些事我都未曾和你说过,因为我从来不愿把自己的不快和他人分担,一个人痛苦着总比多人伤心要好吧。

  这阵子和同学打羽毛球有点过火了,又一次把右肩胛骨给拉伤。稍为用力,里面的骨头就会咯咯的响。倒楣~!

  女同事不知怎么回事,天天老是往我宿舍跑,有次我在宿舍只穿着底裤,都照冲不误。我又不能和她说明,怕伤害到她,我到底有哪点好?还要跟我去闯天下……唉~~剪不断,理还乱。

  下个月我这厂应该会搬到新地方去,那里人烟罕见,是个与世隔绝的好地方,我不想去。到时再说。先存点钱再回来。

  困了,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大家晚安!

【点击这里进入论坛参与本游戏讨论】

本地图地址: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时没有新评论,快来抢沙发...

已经有评论0条, 查看全部评论

搜索